台灣不孤單 加拿大人挺台灣

台灣不孤單 加拿大人挺台灣

9月27日上午八點,在下著雨的台北看到溫哥華Harmonia 樂團在溫哥華劇院錄影中謝幕,心中竟然有了一陣感傷。走到這裡,今年的台灣文化節也即將落幕。就在一個月前(8月28日),多倫多版的【島嶼的夢 楓葉的真】看到近五十個多倫多音樂人把客廳當成音樂廳,透過強大的音樂工程師與影片剪接師,2020加拿大台灣文化節就這樣霹靂的揭開序幕了。原本要在9月3日進入溫哥華奧芬劇院錄製溫哥華版的【島嶼的夢 楓葉的真】,也因為疫情的關係,一再地改變計畫。

我知道我不知道

我知道我不知道

006年12月15日溫哥華史丹利公園經歷了2個半小時的暴風摧殘,這個城市森林有了不少傷痕。與其把這些倒塌的大樹移開,溫哥華市政府公園局啟動了「傷痕藝術化」的計畫,在2008年及2009年期間召集了六位環保藝術家跟一些生態學家與教育家就地創作,希望用生態學的角度,讓人透過藝術來了解這片溫哥華的森林。

被隔離的第七日

被隔離的第七日

仔細想想,活這麼大,好像從沒有七天只在53平方米 (16坪)的空間活動而已,還要持續七天。這裡的沙發,我對它都覺得很抱歉,因為我一天坐在上面的時間好長。雖然我沒有只吃喝拉撒睡,還是有點擔心它會跟我的身型一樣,變形了。

您不知道的加拿大,台灣文化節用52分鐘告訴您

您不知道的加拿大,台灣文化節用52分鐘告訴您

在台北居家隔離的第一天,我還是跟加拿大緊密的連結。台北凌晨兩點準備與城市電視的「兩岸三地家國情」連線錄影。今天的題目是溫哥華因為加州大火產生的霧霾。

疫情下的天空 不可能下的可能

疫情下的天空 不可能下的可能

有很多事情的起心動念跟最後的成果都不竟相同。在疫情下的我們,更多是如此。 天空 – 這個我們今年唯一的實體節目,一個不是透過網路世界來欣賞的活動,比原定時間晚了10天,正式開始了。

當一個可愛的老人 用一個有心的年輕人

當一個可愛的老人 用一個有心的年輕人

本文存屬分享,可以對號入座,但請不要生氣! 明天口譯哥趙怡翔Vincent Chao 為加台會帶來一場演講,大家可以找機會去聽聽這位在WHO力戰群雄台灣外交官的故事。對很多海外的台灣人而言,這可能是許多前輩們期待好久的一幕了 – 一個優秀的年輕人在一個很重要的位置為台灣的未來努力。

謝謝指教,我還是台灣人

謝謝指教,我還是台灣人

在加拿大,有許多時候認同的討論是環繞在 Hyphenation 的議題。一個小小的橫槓牽起了許許多多的情緒,常常模糊了許多訴求的初衷與中心思想。回到初衷,我們每一個討論這個議題的人,真的都希望自己的認同是可以被接受的。

兩個Charlie 的故事 – 加拿大需要更多的 Charlie Smith

兩個Charlie 的故事 – 加拿大需要更多的 Charlie Smith

有好多年了,有很多個星期天上午,溫哥華有兩個Charlie 會在Tim Horton 小聚。 不是上班日,兩個都需要把家庭扔一邊,我常常擔心他老婆找他,也不好意思耽誤了他休息的星期天;而我們家,大概已經習慣了我對這個小聚的重視。這次疫情發生後,我們進去餐廳用餐的第一次都獻給了對方。

一個不想給別人自由的人,自己一定很不自由

一個不想給別人自由的人,自己一定很不自由

在我原文中,其實我提到了一個我這幾年經常看到的一個現象。許多人都會在他們的名字下加上Pronouns。可能沒有多少人去連結到我的用意。可能不假時日,會有更多人會在他們的信件簽名上加上代名詞。對某些人來講,這就是一種尊重。

不是Chinese Taipei,是TAIWAN

不是Chinese Taipei,是TAIWAN

Robert 是溫哥華國際爵士音樂節的創辦人之一。但是他更特別的是,他當初脫穎而出成為2010冬季奧運藝術節的藝術總監。是他,沒有讓藝術節的台灣節目需要掛上中華台北的稱呼。